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寻访“龙江精神”:闽南小村庄曾名动神州

时间:2017-05-13 02:26
   寻访“龙江精神”

4月6日讯 (福建日报记者 黄如飞 通讯员 蓝腾 周志荣 文/图)

清明时节,春光明媚,春风和煦,九龙江畔的“龙江颂歌”主题公园成了漳州市民郊游的好去处。

“我们是累并快乐着!”这段时间,位于主题公园内的龙江精神展示馆馆长林兆明很忙碌。就在上个月,龙海市举办了“龙江精神”研讨会,会上交流了20多篇论文,许多专家学者提出了新见解。为了筹备这个研讨会,林兆明忙坏了,还没有顾得上喘口气,又迎来了清明小长假的游客高峰期。林兆明对记者说,作为一位“龙江精神”的多年研究者,见到这么多人依然对诞生于50多年前的“龙江精神”感兴趣,心里十分激动,累点不算什么。

“龙江颂歌”主题公园俯瞰

一座有故事的公园

以“龙江颂歌”为主题的西溪生态文化园,位于龙海榜山镇洋西村宝珠岛,上世纪60年代这里诞生了著名的“龙江风格”。

“龙江风格”是这么来的:1962年到1963年,其间整整8个月,龙海没有下过一滴雨,在人与自然、国家与集体的矛盾中,榜山公社洋西大队以大局为重,勇于堵江截流,以淹了本村1300亩田为代价,救了下游10万亩良田。后经媒体广泛报道,又被搬上戏剧舞台,产生了著名现代京剧《龙江颂》等一批优秀的文艺作品,影响了一代人。从此,这个闽南小村庄名动神州。

在西溪生态文化园,记者见到了戏剧《龙江颂》中重要的场景——“公”字闸。一位老人应邀而来,他就是当年的见证人、江水英原型之一的郑饭桶。

老郑介绍说,“公”字闸最早名为“旱涝保收”闸,是他担任榜山公社副书记时,于1956年主持建造的。7年后,江水通过大闸淹没了榜山的田地,但挽救了下游的良田,诞生了“龙江风格”。之后,上海京剧院创作《龙江颂》时把这道闸称为“公”字闸,因而得名。

郑饭桶今年86岁,身体十分硬朗,说起当年那场轰轰烈烈的大事件,记忆犹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记者手抚“公”字闸,灰青的石块表面满是岁月的痕迹,但坚固如初。“‘公’字闸再用一百年都没问题!”郑饭桶说,建闸石料是当初精挑细选的,非常牢靠。

《龙江颂》影响了一代人

当年,“榜山风格”经过新闻媒体的传播,成为九龙江流域人民群众在抗御自然灾害中的巨大精神力量和共同信守的行为准则,“龙江精神”也随之传遍祖国大地。

当时的龙溪地区芗剧团创作的《碧水赞》和福建省话剧团的《龙江颂》最早把“龙江风格”搬上戏曲舞台,而首次以京剧形式演绎“龙江风格”的是上海新华京剧团。1969年,《龙江颂》 剧组成立,1972年,《龙江颂》被列入八个样板戏之一。

在公与私、国家与个人、小我与大我之间,榜山人选择牺牲自己服从大局,把国家利益、集体利益放在首位。不只是龙海人民忘不了“龙江风格”,在中国大地上,这一“舍小我,保大我”的精神永存。

1998年,长江流域暴发特大洪灾,距离洋西村千里之外的湖北省监利县在长江抗洪中,为保住长江干堤、荆江子堤和富饶的江汉平原,4次扒口分洪,把洪水引向自己的家园。当年9月19日,距离监利县三洲围垸扒口泄洪第40天,龙海市慰问团一行13人抵达监利县,“龙江精神”当事人之一的郑饭桶是其中最年长者。在捐赠仪式上,郑饭桶作了龙海市堵江抗旱的世纪报告,介绍了“龙江风格”的由来。危难之中,龙海人千里迢迢送去的不仅有214万元款物,还有横跨时空、化作监利重建家园力量的“龙江精神”。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