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泉州13岁“黑户”少年每周独行近30公里求学

时间:2015-03-24 08:27
   








    他今年仅13岁,13年来,他没有走出过这座大山,没有见过城市中五彩的霓虹灯;5年来,每周他独自步行14多公里到镇上求学,光鞋子就走坏了30多双;住校的他,每周生活费仅10元,“零花钱”三个字从来没有进入过他的生活,而咸豆角也是家中主要的配菜……

    小传都的家在德化县龙门滩镇的一个小山村里的山丘上,距离镇政府所在地还有14公里的蜿蜒山路。他叫郑传都,出生于福建泉州德化县龙门滩镇霞山村。该村地处德化县城东南,逐年来随着村民陆续外迁至城里务工、学习,如今的山村已人烟稀少。19日中午,记者驱车绕行数十公里的蜿蜒山路,来到了小传都的家中。

    每周,13岁的小传都基本都是一个人步行往返学校和家,单程有14多公里。无论种地、砍柴,还是学习,小传都一般情况下都是穿着一双拖鞋,而那双布满尘土的球鞋则被他小心翼翼地收在床边,只有寒冬难耐或者有事情的时候才舍得穿。据亲戚透露,小传都每周都要步行近30公里的山路往返学校和家里,5年来已经走坏了30多双鞋子。

    “孩子的母亲患有精神疾病,没有谁和她正常沟通过。”向记者介绍小传都家事的一名村干部边说边不时摇头叹息。村支书郑加进介绍,小传都的父亲郑礼昆早年离异,2000年的一天,郑礼昆在山路中见到一名流浪乞讨女子,就把她带回家并生活在一起,但没有办理任何相关手续,那时他已近花甲之年。“后来,该女怀了孕。因为生活困难和出行不便,孩子是在家里自行分娩,因此并没有相关的出生证明,孩子的户口自然也就没有了着落。年复一年,小传都的‘黑户’身份便一挂至今。”图为每次出门和归来,小传都习惯站在楼顶的平台上,眺望走过5年的求学路。

    传都的家距离学校有14多公里,走路需要4个小时左右。从上学的那一年起,每个周一,小传都总要早早起床,架起柴火煮稀饭,吃饱后整理一周的书籍就上路了。每到周五,老师会把课程提前教完,让他早早回家。平时则住在学校,与老师和其他两位同学一起生活。“现在我一个人走还很害怕,特别是傍晚。山路上经常有蛇出没,看到了蛇,我只好跑得远远的。有时走累了,我就捡块石头扔着玩,或捡一节枯枝边走边甩,有时也会哼曲子来壮胆。”小传都说,近年来有时村里刚好有好心的村民进城,会用摩托车顺便送他到学校。图为尽管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但是周末回家,好学的小传都也会将书包装满书回家复习与预习。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家庭困难,小传都每周上学前父亲会给他10元钱,这便是他一个星期的伙食费。至于许多城里孩子所说的“零花钱”,在小传都的生活中就压根没有出现过,他也从不会奢望。“学校很好,老师也很好,我在学校和老师们一起吃饭,一起生活,生活用品也是学校提供的,老师们都很照顾我。”说起学校的老师,小传都的言语中充满了无尽的感激。老师们都表示,郑传都勤劳、乖巧、懂事,生活自理能力强,是个很不错的孩子,只是家庭太困难了。

    在他的家中记者看到,回家后的小传都并没有舒适的地方做作业,总是蹲在床边,一蹲就是1个多小时。“我想读书,希望可以改变我的家庭,让父母亲的生活好一点。”只要没事,小传都都会拿把椅子坐在门前看书,谈起将来读初中的事情,他认真但不自信地对记者说:“能进城读书我当然很高兴,但那样需要的钱就比现在多,我不知道能不能去。如果要租房子,我肯定上不了。”

    采访中,村支书郑加进悄悄地告诉记者:“在家里他经常是一锅稀饭吃一天。有时遇到母亲发病,三餐没有着落,邻里见他可怜,送些饭菜给他吃,但也无法照顾周全。”

    “目前镇村都已安排专人跟踪小孩子的入户事情。DNA报告出炉后,立即指派专人带他到派出所做笔录。如DNA结果符合要求,将立即为其办理入户。”记者采访小传都事情当天,龙门滩镇党委书记涂德望一同前往看望小传都一家,并当即对小传都的“黑户”一事拍板。涂书记表示,镇里将及时与当地公安机关协调并解决好此事,同时也将于村委会一起,保证小传都完成学业。

    上周,一位村民受霞山村支书郑加进的委托,开车带郑礼昆父子前往泉州东南医院做亲子鉴定。院方表示,鉴定结果预计在本周三之前出炉。也就是说,假如郑礼昆与小传都的父子关系得到认定,小传都的“入户”一事将有望在本月解决,国庆之前将可以领到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告别13年的“黑户”生活。

    此外,在记者的联系下,目前已有社会热心人士和组织表示愿意在适当的时候,以合适的方式对小传都的学习、生活给予帮助,希望他可以好好读书,完成理想。
------分隔线----------------------------
推荐内容